相关文章

物价节节上涨 上海保安夜班津贴17年未涨

为此,专家们呼吁,夜班津贴不该成为被遗忘的权益。在当前高物价背景下,建议把夜班津贴等各类津贴政策调整与最低工资标准联动。

昨天,本报夏令热线迎来两位在上海三毛企业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迪伊工业园区工作的保安老李和老王(出于保护个人安全考虑,此为化名)。“我们不是为了自己在抱怨,而是想对夜班津贴发出疑问。”老李说。

他拿出了两张工资条。今年3月,其基本工资为1120元,实际到手工资近1500元,但“夜班津贴”一栏写着30.8元。4月份,基本工资随上海最低工资标准提高至1280元,到手工资涨至1800元左右,夜班津贴则为35.2元。“前几天,同事们拿着工资条聊天,才注意到还有夜班津贴一栏,但钱太少了吧。”老王说,根据计算,该津贴每天才4.4元。

是不是公司搞错了?迪伊工业园区门口有一个岗亭,保安“做二休二”:第一天早上7点工作至晚上7点,第二天则为晚上7点至次日早上7点,然后休息两天。“也就是说,每月有一半工作时间是夜班。”老王说,由于身处工业园区,每到夏季晚上,工作就很繁忙。

大家随后向市劳动保障电话咨询中心12333致电后获悉,公司没有搞错,上海目前的夜班津贴就是每晚4.4元。不过,这一标准是1995年时制定的。“现在物价越来越高,一天4.4元,买碗面都不够啊。”老王说,近年来,最低工资标准等政策都能及时调整,保障了大家权益。但夜班津贴17年不动,是不是被人遗忘了?

夜班津贴在现实中的执行情况如何?记者就对该津贴较敏感的人群保安、便利店员工、公交车司机、工厂职工进行了调查。

“每月收入就是1280元,不接受就走人。”昨天下午,浦东云山路上一居民区的保安徐师傅皱着眉说,虽然他工作日有一半都在上夜班,但夜班津贴“压根不敢想”。他说,做保安的年纪都不小了,劳动技能也不足,所以对“饭碗”很珍惜。老李透露,在桃浦地区石榴苑、瑞香苑、阳光威尼斯等小区的保安都没有夜班津贴,“保安们都说,如果要为了4.4元夜班津贴叫板老板,他们宁愿选择工作。”

场中路3352号良友便利店的员工则说,他们只有白班和夜班之别,每班都是72.5元。一位营业员告诉记者,夜班比白班更辛苦,理应拿到夜班津贴,“生意不好,老板不拖欠工资已经很好了。”

“17年了,夜班津贴该调一调了。”老李说。

据悉,17年来,夜班津贴与最低工资之比已严重失调。4.4元夜班津贴实施之年为1995年。当时沪上最低工资标准为270元,以每月22个工作日计算,每日最低工资为12.27元。它与夜班津贴的比例约为..8∶1。2011年,经过多次调整后,最低工资标准已升至1280元,折合成每日最低有58.18元。它与夜班津贴的比例约为13.2∶1。

其次,近年来物价快速上涨,也与夜班津贴“原地踏步”形成了反差。业内人士直言,目前在上夜班的人群中,大多是低收入人群,主体是收入看齐最低工资标准的劳动者。“夜班津贴提高看似金额变化不大,但会极大提升他们的生活品质,也能体现该津贴设立的初衷。”记者注意到,在1995年上海劳保局发布的中、夜班津贴调整通知中也写明,当年的调整是根据最低工资的相关规定,结合本市物价指数变动的实际情况做出。